手机扫一扫

母亲的白发
发布日期:2019-01-07    编辑:付志怀    
0

自从有了孩子后,我总是习惯性地利用休假时间回家看看,一来想孩子,二来也想看看家中的母亲。因为年底忙于工作的缘故,这次回家的时间被一推再推,总算在新年初的第一个周末回到了家里,当看到笑容满面的母亲时,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握住了母亲的手,寒暄了一阵后便往屋里走去。

母亲知道我要回来,早已生好了火炉,刚刚打开门,一阵暖气便扑面而来,瞬间将我随身携带的冰冷寒气逼出了体外,坐下和母亲聊天的过程中,由于母亲个子较矮,低头烤火的过程中,我清晰地发现母亲那一头乌黑的头发不知在何时变得花白了。

我开始在内心怨恨自己的粗心,一年中回家的次数也不在少数了,但却没有仔细地去欣赏母亲,也没有详细问过母亲的身体情况,甚至都没有发现她的头发一根根都白了起来,直到花白了一大片,完全展现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才猛然发觉。

我的心突然一阵,发现母亲老了,真的老了。皱纹爬满了额头、听力下降了很多、眼睛也不在清澈、双手早已长满了长茧……

我知道母亲已入花甲之年,头发迟早肯定是要白的,但我没想到母亲的头发白的这么快,好像就在这短短的2月时间内全部变白了,看着母亲的头发,我的眼睛一阵酸疼,这种疼瞬间在我身体的血液里蔓延,控制了我的整个身心。母亲也曾经年轻过,也曾经像大家一样有朝气、有志向、有梦想。可在无情的岁月、艰苦的生活以及连续不断的病魔面前,这一切都慢慢地改变了模样:大家兄弟长大了,母亲却老了,老了还要为子女们操心,还要忙乎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承担这一切的,也不完全知晓是什么染白了母亲的头发,使她原本的青春年华不再,却拿来一头白发银丝来装扮自己?但从她满头的白发上似乎能看到很多很多。

母亲一辈子都在家里的几亩薄地上忙活,几乎没有离开过她热爱的土地,春种秋收从未间断,因为地离家较远,一年四季中母亲总是起早贪黑,除了下雨天能小息几天外,她全部在田间劳作,长年的劳作使得她的身体体质越来越差。

母亲一辈子都在为他的孩子着想,由于大家兄弟三人的年岁相差不大,且都出生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,为了让大家吃饱肚子,母亲在坐月子期间都没能完全修养,后来为了大家兄弟读书、成家,母亲更是付出了多倍的汗水,不但要干家务、忙农活,还在村里寻找一些零活干,补充家用,她在成为大家村最能干的女人之一的同时,也把身子骨累倒了,三十年内大小七八次的手术已让她精疲力尽。

母亲一辈子都在操劳着,本想大家兄弟几人成家立业了,可以让母亲享享天伦之乐,可大家兄弟几个一个个成家后却离她越来越远,各自忙碌着各自的生活,只留下了母亲守着老家,守着大家共同的精神家园,但母亲还要一个接一个的带她的孙子们,即便是身患残疾,操劳也从未停止。

……

母亲的白发有岁月留给她的痕迹,更多的是儿女们带给她的,她那一根根的白发就像月老的红线一样连接着母子之间的爱,时间越长,爱意越浓。如今看着母亲满头的白发在我眼前摆动,仿佛在诉说着什么。那些流逝的光阴,不复存在的韶华,存在于母亲对往事的记忆里,闪烁着岁月的质感。对我而言,母亲永远是最美丽的。年轻时,我爱她的青春靓丽之美;中年时,我爱她的风韵干练之美;而现在更爱她的历经苍桑之美。这种美、这种爱,是我一生中最为宝贵的财富,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历久弥新。

母亲您辛苦了,您的付出我不会忘记;您的根根白发我更不会忘记。感谢您,我的母亲。(韩城企业/付志怀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