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016-05-19】
1989年秋,我刚醒事,村里开党支部会总在我家后院的空地里进行。吃过晌午饭,电杆上的喇叭就开始一遍遍吆喝“村里的父老乡亲们,村长通知今天晚上七点开会,传达今年征收公粮的相关政策,各位党员、村民们要按时参加……”天色已昏,奶奶带着我,拿着凳子按时参会。到场后,她拉着我坐在最前面,我以为是为了听..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